奇点网>智慧>正文

产业链重构下的芯机遇

2019-07-02 13:18:48 产品中国 分享

魔咒背后的产业发展逻辑

最早的移动通信是模拟移动通信网,也称为1G(第一代移动通信),那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稀罕物,谈不上产业规模和商业价值。

2G时代,开始是GSM和CDMA双雄逐鹿,后来欧洲主导的GSM逐渐占了上风,也造就了中国移动、英国沃达丰、西班牙Telefonica等一批巨无霸般的电信运营企业。

3G时代开启之初,各个国家的运营商斥巨资购买牌照和频谱,结果前期投入的巨大成本还没收回来,4G就出现了。

4G时代最火的并不是电信运营商,丰富多彩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以及苹果为代表的终端企业如日中天,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。

于是就有这样的说法:移动通信的奇数代会翻车,偶数代才会成功。

在这一"魔咒"的背后,有其合理的产业发展逻辑。

人向前行走时,总要先迈出一条腿。对于信息产业来说,移动通信的奇数代就是迈出去的那一步。

每一次奇数代的创新,源头都是通信产业里那一小批“聪明人”,他们在无人区探索,发现了潜在的需求,通过技术创新和产业设计,琢磨出这个世界需要的新型通信能力。

创新者不可能将新网络设计得尽善尽美。对新系统新网络的设想需要在建设、开发、使用过程中,不断挖掘新的需求和新的问题,在实践中逐步完善。最初是修修补补,再后来有些问题的解决就需要进行结构型优化调整,需要对原有的设计框架进行重构,最终以偶数代创新的方式呈现出来。

第一代移动通信希望满足人们随时随地打电话的需求。

投入实际运营后,发现了很多需要解决的新问题。比如网络容量和通信规模小,联网漫游能力差等。因此第二代移动通信标准中,在无线领域引入了TDMA和CDMA,大幅提升通信效率和容量;核心网独立组网,从根本上解决联网漫游问题,再加上机卡分离等创新,基本上解决了人与人之间随时随地通电话的所有技术问题。

在进行突破性技术创新的时候,技术人员有时会假设其他条件处于理想化状态,高估技术带来的变化,低估了实现的难度。这种乐观很容易传导到营销环节,从业者会对技术产生过高的期望,而等到真刀真枪建网的时候,才发现和预期严重不符。

第三代移动通信试图解决人们对移动数据通信的需求。

在技术标准中,无线侧考虑的就是更大的带宽、更高的通信速率。在核心网增加了专用的数据通信网元设备和网络。

相对于单纯的话音业务,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移动数据通信更加丰富多彩,因此3G的运营商信心满满,斥巨资买牌照,建网络,然而铺好的路上却没有车。实验室里想象的视频通话等场景无法演化为“杀手级应用”,在缺乏智能终端和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情况下,单纯的移动数据通信产生不了什么价值,于是留下了“奇数代失败”的印象。

虽然在电信运营商的眼里,3G的价值不如预期,但是移动数据通信领域的突破让更多的人看到了机会和空间,创新的速度、宽度、高度不断提升。当移动通信网络演进4G的时候,通信网络架构的创新完善与产业周边配套恰好同步,期望值也趋于理性,在资本的助力下,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,产业得出了“偶数代成功”的结论。

如果把时间周期拉得长一些,会形成这样的共识:信息产业的发展速度超越所有人的预期。

在上世纪人们羡慕那些手握大哥大高谈阔论的大佬时,不会想到短短几年之后,几乎人人兜里都放着一只精巧的手机,可以随时拿出来打电话、发短信。当拿着黑漆漆的苹果机越狱安装App Store的应用时,谁能想到如今的智能手机把这么多的物件和功能集于一身,顺带着颠覆了一个又一个产业。

没有奇数代的突破,就没有偶数代的成功。一代一代技术的演进和迭代,不断提升基础通信能力,最终不仅实现了最初的设计梦想,还给行业、产业、世界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
如今,5G来了,面向的是个人客户之外更广阔的行业市场——物与物之间的高速连接,低时延的特性以及切片网络等特性,会与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发展相结合,给企业客户和行业市场带来巨大的创新空间,又将引领一轮新的产业升级。

但到底变化会从哪个领域发生,变化会有多大,5G现有的架构和能力能不能满足,在2019年这个时点上,又有谁能说得清楚?

5G现在并不完美,但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他变得更好。要实现万物互联的理想目标,现在就一起出发吧。

没有熬过奇数代的苦,就不能享用偶数代的甜

既然奇数代有这么大风险,自然会有人想出这样的点子:跳过奇数代,熬到偶数代,让别人为试错成本买单,等到成熟的时候再摘桃子。

历史的经验证明,在通信领域持这种投机心态的人很难成功。

上个世纪,中国移动还是中国电信的一部分。在模拟移动通信网的无线建设过程中,从站址的选择再到无线网的维护和优化,光靠书本和设计图纸搞不定。而对于干扰、掉话等问题的解决经验,也多是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形成的。

模拟网的无线建设为2G时代打下基础,在和联通同步建设GSM的时候,中国移动建网速度快、维护能力强、优化技术高,这些能力最终转化为在2G时代的竞争优势。

到了3G时代,中国移动拿的是成熟度最低的TD牌照,不仅通信网络产品不成熟,更致命的是缺乏终端等产业链的配套,与WCDMA相比差一大截。但中国移动并没有放弃在3G上的努力,艰难地拉动产业链一起向前走。

等拿到4G牌照,中国移动一年翻身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在产业链构建方面的积累。中国的信息产业是在4G的发展过程中逐渐走到世界前列的,其中不少是得益于中国移动在3G时代孤军作战打下的基础和积累的经验,这些经验也成为中国移动在4G初期得以狂飙突进的竞争利器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可欣